輪播

毛豐美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6-05-10 23:42:01 | 作者:信息員 | 文章來源:遼寧日報 | 點擊數:


 BXP遼寧職業學院-國家骨干高職院校

  中共中央組織部日前決定,追授毛豐美同志“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并號召廣大黨員干部特別是基層黨員干部向毛豐美同志學習。同時要求各級黨組織在開展“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學習教育中,要充分發揮毛豐美同志等先進典型的示范帶動作用,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干部以先進模范為榜樣,堅定理想信念,踐行黨的宗旨,弘揚擔當精神,銳意開拓進取。為更好地宣傳學習毛豐美同志的先進事跡,本報特采擷毛豐美生平部分感人而又發人深省的故事,再次走近這位用生命踐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優秀共產黨員。
  忠誠篇
  上任
  “我毛豐美就是個普通的農民。現在咱家的小日子過好了,鄉里鄉親們看上我了,公社領導信任我了,讓我帶著大梨樹社員過上好日子,我咋辦?別忘了,我是一名共產黨員……”
1.2345_image_file_copy_6.jpg
                                                                                            1980年,對于中國人民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的5月31日,鄧小平在一次重要談話中,公開肯定了小崗村“大包干”的做法,傳達了一個明確的信息:農村改革勢在必行!
  1980年,對于大梨樹的村民來說,更是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他們推舉毛豐美當上了大梨樹生產大隊大隊長,自此,大梨樹村村民在毛豐美的帶領下,開始了長達30多年的創業歷程,大梨樹村也由一個人均收入不足百元,村集體負債累累的小山村,變成了今天社會總產值達14.2億元、集體資產超4億元、人均收入超2萬元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并先后被授予全國生態文化村、中國幸福村莊、全國文明村、全國旅游示范村等榮譽稱號。當年,大梨樹村村民選擇了毛豐美,這似乎是一個歷史的偶然,但從社會發展進程看,則是一個歷史的必然。
  1980年元旦剛過,大梨樹生產大隊開始醞釀選舉新大隊長了。
  “樹葉青,樹葉黃,村村隊長干不長。”這是農村曾經流傳的一句口頭禪,說的是生產隊隊長更換得多頻繁。隊長換得頻,除了個人能力原因,更多的是社會原因。當時的農村,“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農民被牢牢捆住手腳,農村經濟幾乎癱瘓,幾乎所有的生產隊,“吃糧靠返銷,花錢靠貸款”,農村經濟無路可走,這時候的生產隊長有天大的本事也無處施展。“四人幫”垮臺后,大梨樹社員已經感到,農村將發生變化,農民生活有了奔頭,大梨樹村再不能像過去一樣頻繁更換村干部,應該選一個有思想、人品好、有能力、有長遠打算的人來做大梨樹村的當家人了。此時,公社領導和社員的目光,不約而同落在了同一個人身上,這人就是毛豐美。
  毛豐美,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初中畢業后便開始當獸醫,憑著誠實善良的秉性和過硬的手藝,在十里八村贏得了好口碑,還獲得了省科技標兵的稱號。當時,毛豐美家的小日子過得殷實。此時公社領導和村民要讓毛豐美當大隊長的消息傳到妻子耳朵里,妻子首先不干了。她嫁給毛豐美后,也窮過,也苦過,現在剛剛過上好日子,她不想讓好日子就此失去。她叮囑毛豐美,不能放著好日子不過,去接這個出力不討好、受累挨罵的活兒。其實,用不著妻子叮囑,毛豐美心里也清楚。這些年,他親眼看見大隊干部走馬燈似地換了一茬又一茬,都是光鮮亮麗地上臺,灰溜溜地下臺,多少年過去,山河依舊,村民仍在受窮。這樣一個破底子爛攤子,誰接到手里不覺得扎手哇。
  那些天,毛豐美走到哪里,人們對他都顯出格外的熱情,雖然沒有對他說什么,但毛豐美從他們的眼神里分明看到了信任和期盼。公社黨委書記則親自把毛豐美找到辦公室,一番推心置腹的談話后,直接對毛豐美講:“小毛,你腦瓜子活,日子比別人過得好,還是黨員,應該帶領大梨樹群眾,一起過上好日子。”
  群眾和領導的信任,共產黨員的責任,讓毛豐美無法推辭了。他在黨委書記面前拍了胸脯:“大隊長我干了。”
  聽說毛豐美應下了,妻子急了。
  毛豐美對妻子說:“我毛豐美就是個普通的農民,一個會點手藝的小獸醫。現在咱家的小日子過好了,鄉里鄉親們看上我了,公社領導信任我了,讓我帶著大梨樹社員過上好日子,我咋辦?小破被———疊起來?別忘了,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我不能給臉不要臉!”
  妻子也沒讓勁兒:“你現在是要臉了,將來干砸了,讓人家轟下來,不是照樣沒臉嗎?”
  毛豐美犟勁上來了:“我干砸了,他們把我轟下來,我干好了,他們還會轟我嗎?”
  妻子馬上頂一句:“別人都干不好,你就能干好?”
  毛豐美認真地說:“你記著,我不干拉倒,要干,我就一定把這大隊長干好了!”
  毛豐美說這話,不是一時意氣用事,32歲的毛豐美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加上他骨子里就有著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干什么事,就一定要干好,要干出個樣子來。更何況,從打聽到要讓他當大隊長這風兒起,他的心里就在反復琢磨,真讓自己當上這個大隊長,怎么干?怎么干的路子沒有想出來,可有一點他想通了,“四人幫”垮臺了,黨不會讓我們老百姓永遠過窮日子的,只要黨給了好政策,讓我們放開手腳,就一定會找到通往幸福的道路,大梨樹的村民就一定會過上好日子。正是基于這種信心,他才有底氣在公社黨委書記面前拍了胸脯,在妻子面前說了豪言。
  妻子了解毛豐美的脾氣,知道他這次是叫真兒了,他叫真兒的事兒,別人就無法改變了。
  豪言歸豪言,毛豐美深知要讓大梨樹這條底漏帆破的船重新起航是件多么艱難的事情,他必須拿出自己全部的智慧、精力和心血。于是,他改變口氣對妻子說:“當上這個大隊長,將來可能就顧不上家了,以后你要多挨累了。”
  這話真讓毛豐美說著了,從打當上了大梨樹生產隊大隊長那天起,毛豐美披星戴月早出晚歸,再也沒管過家。按妻子話說,家就是他的旅店。
大梨樹村又一任新大隊長上任了,找毛豐美談話的黨委書記不會想到,一個全國勞動模范、遼寧省特等勞動模范、遼寧省優秀黨委書記、連續5屆全國人大代表,就是從那時邁出了第一步;大梨樹村的村民也不會想到,若干年后大梨樹村翻天覆地的巨變,來源于他們在正確的時間里選了一個正確的人。而毛豐美自己想到了,從當上大隊長那天起,他就要把自己的全部智慧都傾注到“村官”這個位置上,就要把畢生的心血全部都澆灑在大梨樹的山水中,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提拔
  “放心!我毛豐美不會走,別說讓我去當局長,就是讓我去當縣長,我也絕不會離開大梨樹村!”
2.2345_image_file_copy_7.jpg
 
  毛豐美曾經帶著一穗大苞米,在人大會議上為糧價太低鳴不平。
  大梨樹村出名了,毛豐美出名了,大梨樹村的村民卻開始惴惴不安起來。
  為什么呢?
  短短幾年,大梨樹村窮困的面貌改變了,班子團結了,村民滿意了。這幾年里,毛豐美作為一個村級領導,不僅展示出自己的人格魅力、領導能力,也彰顯了他對黨的政策深刻理解和準確把握的能力;更為突出的是,他勇于實踐,敢于實踐,總是想在先、干在前。改革開放的年代,不僅大梨樹村需要這樣的好干部,各行各業都需要這樣的好干部。于是村民們想到,大梨樹水淺,怕難再養住毛豐美這條大魚了。
  村民們的不安,絕非空穴來風。
  那期間,的確有許多單位看中了毛豐美這個人才,縣領導甚至已經有了將毛豐美調到縣畜牧局當副局長的動議。
  毛豐美要被提拔了,毛豐美要吃“皇糧”了。
  家里人為毛豐美高興。提拔了,說明上級看中了毛豐美,將來前途遠大;吃“皇糧”,對于當時的農民來講,其誘惑力也絕不亞于被提拔,吃“皇糧”意味著捧上了鐵飯碗,終生吃穿不愁。
  不安歸不安,村民也在為毛豐美高興,畢竟毛豐美為大梨樹付出那么多,被提拔、吃“皇糧”是應該的。但村民開始為大梨樹村的前途擔憂了,他們想不出,毛豐美離開了大梨樹村,誰能替代得了他。他們也不敢想象,毛豐美離開了,大梨樹村前景會怎樣?村民的這些不安心理和擔憂的情緒,在一次記者的采訪中徹底釋放出來了。
  那是一次普通的采訪,采訪前記者已耳聞毛豐美可能被提拔,于是,采訪中,記者隨意問了一句:“將來,毛書記被調走,你們愿意嗎?”
  本來活躍的采訪現場頓時沉默了。
  那時候的毛豐美已經是村委會主任、黨委書記一肩挑了。
  一位村民很動感情地說:記者同志,倒退七八年,你們誰知道我們大梨樹,別說來采訪,請你們都不會來。可現在,記者這個來那個走,為啥呀?我們這兒變了?咋變了,毛書記領導得好啊!
  一位老者接過話頭:毛書記能被提拔,我們高興。只是我們實在舍不得……
  消息傳到毛豐美耳朵里,讓他久久不能平靜。
  可以說,倒退七八年,毛豐美聽到自己要被提拔的消息,一定會興奮不已。真被提拔了,不僅他自己從此吃上“皇糧”,全家也都可以跟著進城,一起過上城市人的日子了。但此時的毛豐美,斷然謝絕了上級領導的好意。他決定繼續留在大梨樹村,不僅僅是大梨樹村村民舍不得他,他也實實在在舍不得大梨樹村了。從上任那天起,毛豐美腦子里裝著的就是如何改變大梨樹村的窮困面貌。白天想,晚上想,大梨樹村的遠景規劃漸漸成熟,美好藍圖也十分清晰了。這個時候讓他離開大梨樹村,這些遠景規劃靠誰來實現?
  毛豐美意識到,要大家跟著他一心一意地奮斗,落實那些遠景規劃,把美好的藍圖變為現實,首要的是給大家一顆定心丸,穩定大家的情緒。于是,他在群眾大會上鄭重承諾:“放心!我毛豐美不會走,別說讓我去當局長,就是讓我去當縣長,我也絕不會離開大梨樹村!”
  毛豐美這樣說的,也真是這樣做的。后來確有破格提拔他當主管農業副縣長的機會,真的被他放棄了。
  毛豐美的話贏來的是經久不息的掌聲。
  毛豐美接著話鋒一轉說道:“你們不希望我走,可有一條,那你們可要跟著我受累了!”
  群眾異口同聲地說:“有你領頭,累死我們也干!”
  毛豐美接著說:“只要你們不怕累,我毛豐美一定讓你們過上城里人一樣的好日子!”
  毛豐美對眾人說:“大家都知道,我們大梨樹村八山半水一分田,大頭在哪兒?對,在山上!所以我們大梨樹村的希望也在山上,我們要想過上城里人一樣的好日子,就要指望著這些山。”
  有人沮喪地說:“咱大梨樹山倒是不少,可都是些窮山,沒礦產沒土特產,哪有啥指望啊?”
  毛豐美說:“窮山要靠治理,姑娘丑要巧打扮。”
  接著他追問了一句:“大家想想,要是把這些荒山栽上果樹會怎么樣?”“要過好日子,小打小鬧不行,就要大干,我們就要在這些荒山上建成萬畝果園,誰腦瓜快給我算算,一畝地栽100棵果樹,1萬畝是多少棵?”
  有人立刻報出數字:“100萬棵。”
  毛豐美盯著那人:“再算算,一棵樹結50斤果,是多少?”那人回答:“5000萬斤!”毛豐美接著問:“1斤少算,賣1塊錢,多少錢?”那人很快算出:“5000萬元!”
  在場群眾一陣驚呼。
  毛豐美繼續開導:“而且這些果樹一旦結了果,會有20年的盛果期,那就意味著我們大梨樹每年都會有5000萬元以上的穩定的收入,加上別的收入,你們說,我們的日子會比城里人差嗎?”
  在場的群眾開始歡呼起來了。
毛豐美擺了擺手,會場靜下來。毛豐美認真地對眾人說:“我不是在給大家畫餅,也不是告訴你們,天上會掉下來這個餡餅,我想告訴你們的是,這就是我們大梨樹的遠景規劃,我們大梨樹的美好藍圖,要實現這個藍圖,沒有巧道可走,只有干,只有流大汗,只有脫皮掉肉!”
創業篇
擔重任
毛豐美堅信,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樣子,所以總是干在最前面。村民心疼他,勸他歇一歇,他根本不理會。毛豐美說:“我干輕快活,重活留給誰?”
毛豐美在群眾大會上公布了他的遠景規劃和宏偉藍圖后的幾天里,大梨樹村的村頭炕梢、茶余飯后,幾乎談論的都是這個話題。年輕人仍在激動著,憧憬著萬畝果園建成后的景象。一些老年人卻搖起了頭,萬畝果園,可不是靠氣兒吹出來的,那是要一鍬一鎬修出來的,就算一年修出200畝,也得50年。誰會有這樣的長勁?
好長一段時間內,毛豐美真的不再提這件事了,于是村里人覺得,毛豐美覺出自己話說得大了,他自己也發現,這個宏偉藍圖不可能實現了。事實上,對于群眾的這種反應,毛豐美是早有思想準備的。毛豐美明白,對于群眾動搖的情緒,言語沒有說服力,有說服力的只有行動。
毛豐美對幾個班子成員說:“我們的藍圖能否實現,有些群眾不相信,你們信不信?”班子成員異口同聲地說:“我們信!”
經過幾年共事,他們徹底了解了毛豐美。毛豐美膽子大,敢干事,但做每一件事都不是一時心血來潮,都是經過慎重考慮的,而且,毛豐美認定的事,無論有多難,他都會堅持到底做下去。
1989年還沒上秋,毛豐美就帶著幾個班子成員悄悄上山了,他們開始做整體的規劃和準備,哪兒建梯田,哪兒該修路,水從哪里排,哪一座山上該栽什么果樹,果園要從哪兒開始建起。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現場勘查,毛豐美心中有數了。
10月,秋收剛結束,毛豐美就召集了由村班子、村組干部和強壯男勞動力組成的120余人的隊伍開進了伊家溝,開始了墾荒造田。這時候,大梨樹村村民才發現,毛豐美的遠景規劃可不是說說就了的事,他是要玩真的了!
進了山,毛豐美掄起了第一鎬。從那一刻起,他就身先士卒干在了第一線,寒風中,單薄的身子卻冒著騰騰熱氣,衣裳濕了又干,干了又濕,背上的汗堿一圈一圈畫著圖畫。上任幾年中,毛豐美總是在忙碌奔波中度過,他的身體已經嚴重透支,但是他堅信,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樣子,所以總是干在最前面。村民心疼他,勸他歇一歇。他根本不理會。班子成員也勸他去干一點輕快活。毛豐美立刻瞪了眼:“我干輕快活,重活留給誰?”沒辦法,大家只能由著他的性子,讓他去干。書記帶頭干,突擊隊員們哪個還好意思偷懶,個個拿出十二分力氣。
效率上去了,毛豐美開始抓質量。
毛豐美對質量要求十分苛刻,不符合標準,梯田墻扒倒重砌,梯田重新平整。毛豐美對眾人講,我們不是整景,不是湊數,我們要建的是高標準的果園,建一畝是一畝,要經得起幾十年的風吹雨刷。響鼓無需重槌敲,毛豐美一番話后,每個村組、每個突擊隊員都自覺重視質量,梯田建得又快又好。經過40多天的苦戰,上大凍前,毛豐美帶著突擊隊員在伊家溝里修出了500多畝高標準的梯田。
一秋冬的果園工程結束了,可毛豐美的計劃并沒結束,建好的梯田不僅是樣板,也是很好的宣傳員,不用它們講話,只要展現給村民看,就會形象生動地告訴大梨樹村群眾:萬畝果園不是夢,只要肯出力,只要大家齊心協力去干,今年修了500畝,明年可能修到600畝,后年可能修得更多。堅持十年八年,萬畝果園就一定能修成。
毛豐美和班子成員一起,連租帶借,組織了數輛卡車,將大梨樹的村民一批批地拉進了伊家溝,讓他們親眼看看這些修好的梯田。村民們看到原來的荒山溝如今修成了高標準的梯田,個個心服口服,那些原來對建果園持懷疑態度的村民也紛紛表示,鐵了心跟著毛書記干下去。
第二年春天,毛豐美趁熱打鐵,組織全民大會戰,整地,挖坑,栽果樹。為了涵養水源,他結合地形提出了修建“前撅嘴、后流水、天旱都不怕”的海綿梯田;為解決澆灌問題,在石頭砬子縫里打了50多眼井;為了提高成活率,他制定了嚴格的標準———株距4米,果樹坑里的砂和石頭必須全部摳出來,加上底肥,再填進表層土;為了保證質量,他和班子成員挨棵樹檢查,不合格立即返工重栽。一個春天,500畝果樹全部栽完,成活率幾乎100%。
初戰告捷,完全達到了預期效果,讓毛豐美松了一口氣。
“干”字碑
“我們就是要干,只想不干就是扯淡。不說別的,連總結教訓的機會都沒有。干要苦干,彎大腰流大汗;干要實干,重規律,求實效;干要巧干,講科學闖市場。”
 3.2345_image_file_copy_8.jpg
                                                                                                                                                                                                         毛豐美帶領村民干了30多年,他是“干”字精神的提出者和忠誠實踐者。
在大梨樹萬畝果園的最高峰,矗立著一座9.9米高的“干”字,這便是遠近聞名的“干”字碑。“干”是毛豐美提出的口號,也是大梨樹精神的精髓。
毛豐美關于“干”的理解和論述,從大梨樹村一直講到人民大會堂,連國家總理都夸他講得精彩。毛主席詩曰:“喚醒工農千百萬,同心干。”鄧小平說:“不干,連半個馬克思主義都沒有。”毛豐美講的更為通俗具體:“我們就是要干,只想不干就是扯淡。不說別的,連總結教訓的機會都沒有。干要苦干,彎大腰流大汗;干要實干,重規律,求實效;干要巧干,講科學闖市場。”
毛豐美說的苦干,沒有半點虛言,那時候沒有機械化,工具就是鐵鍬鐵鎬,梯田的石墻是用手一塊一塊石頭壘起來的,梯田的土地是用鍬鎬一寸一寸填出來的,萬畝果園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潤著大梨樹人的汗水。苦干不僅考驗著人們的體力,更考驗著人們的精神和意志。
人不是機器,會勞累,會厭倦,面對著日復一日的苦干,面對著似乎永遠也治理不完的荒山,人們自然會產生畏難情緒,但是,當看到毛豐美走在前干在前的身影,畏難情緒便一掃而光。毛豐美就像沖鋒陷陣的旗手,毛豐美沖到哪里,人們就跟到哪里。
事實上,毛豐美也不是鋼鐵之軀,長年操勞使他身患多種疾病,那些年瘦得只有90斤,40多歲看上去像個小老頭。虛弱的身體勞累了一天,骨頭像散了架子,第二天早上都爬不起來。但他心里清楚,村里人都在看著他,他不能趴窩。雞叫頭遍,他便咬牙起身,天剛放亮他就出現在治山工地上。有一次大會戰,突然下起了大雨,毛豐美讓大家先回去,可大家看他不走,就誰也不肯走,看到這種情景,毛豐美又勸老人和婦女先回去,依然沒有人下山。就這樣,全村人硬是頂著小雨把一面山坡修完。還有一次,毛豐美嗓子疼得說不出話,脖子轉動都困難,還堅持在工地干活,最后被大家逼著去了醫院,醫生一檢查才知道,嗓子里長了個火癤子,醫生給抽出半管子膿來……
毛豐美堅持實干,從來不玩花活兒,無論干什么,都要求講規律,重實效。當年修建萬畝果園,更是十分嚴格。修梯田墻,要求大家一定用大石頭打底,基礎穩了,石墻才能牢固;砌石墻過程中,要求不斷地用長石頭勾心,只有這樣,石墻才能和梯田連為一體。毛豐美不止一次對村民說,咱建這萬畝果園,不是建給別人看的,也不是圖啥名聲,咱是給自己建的,咱是給子孫后代建的,不圖好看,就圖實用,不圖速度,一定要保證質量。
毛豐美向來說到做到,誰會不信。所以建萬畝果園過程中,人人重視質量,如今幾十年過去了,萬畝果園的梯田依然那么牢固。
毛豐美十分重視巧干。有人說,毛豐美膽子這么大,可干的每一件事都干到點上,都沒有干砸,真有福。這話只說對了一半。毛豐美干的每一件事,當時覺得挺嚇人,可到頭來總是能和黨的政策合上拍子。這絕不是毛豐美有福,毛豐美敢干絕不蠻干。干每件事之前,他都要認真研究黨的政策,研究大氣候和小環境。比如建鳳澤大市場,毛豐美多次考察調研,做到心中有數。但有了想法,并不馬上決策,他在等待時機。鄧小平南方談話后,毛豐美見機會來了,立刻拍板上馬。
大梨樹村沒有鳳凰山那樣的資源優勢,但毛豐美會根據大梨樹的自然現狀,因地制宜地把每一個亮點都開發出來。大梨樹村邊有一條小河,平日水流很小,毛豐美就在小河上修起幾條壩,把水蓄起來,然后在河邊修建起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房屋,外地人走到這里,仿佛走進了江南小鎮;大梨樹果園下邊,有一片澇洼塘,平時長滿臭蒲柳蒿之類的野草,毛豐美帶人把它挖成一個湖,栽上荷花,變成游客最愛的去處;果園山頂,傳說挖出過900年生的大人參,山上還有兩眼溫度不一樣的山泉,毛豐美帶人在那里建成了藥王谷,吸引了大批游客。
大梨樹村的今天是干出來的。從1989年起的10年間,大梨樹組織了大小會戰近百場,出工10萬多人次,治理荒山20多座,修建了近百公里的環山作業道,18公里綠色長廊,建成2萬多畝果園,栽種桃、梨、蘋果、葡萄、板栗等優質果樹100多萬株,整治了70多條溝壑,并在沿溝沿河兩岸栽植景觀樹。2008年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大寨黨支部書記郭鳳蓮來到大梨樹村參觀時,連聲贊嘆:你們大梨樹村造地的規模是我們大寨的10倍,我向農民實干家致敬。
為民篇
老百姓是天
“當上了共產黨員,就得對得起共產黨員這個稱號,絕不能把自己等同于一般老百姓,老百姓堆里你得沖在前面啊!不然的話,你這個共產黨員就是給你自己當的!”
1980年,毛豐美當選為大梨樹大隊大隊長,又立下了“讓大梨樹人過上和城里人一樣的好日子”的錚錚誓言。為了實踐自己的誓言,毛豐美工作的中心、活動的軸心,幾乎都圍繞著三個字———老百姓。毛豐美深知,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群眾的利益、群眾的期盼就是他一輩子奮斗的動力。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我是個黨員,既然黨和群眾都相信了我,讓我干,我就得好好干。”
毛豐美不僅自己忠誠踐行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愛民至深、為民至誠,用心用情用力為群眾辦實事、解難題,還發動村里的黨員帶領全村群眾創業、致富。他召開全村黨員大會,請來致富能手介紹致富經驗。毛豐美語重心長地對臺下的黨員們說:“你們既然入了黨,當上了共產黨員,你們就得對得起共產黨員這個稱號,絕不能把自己等同于一般老百姓,老百姓堆里你得沖在前面啊!咱們共產黨員就應該起模范帶頭作用!不然的話,我看你這個共產黨員就是給你自己當的!”
在大梨樹村,毛豐美的“熱心腸”是出了名的。用他妻子丁桂清的話說:“俺們家老毛啊,光顧著忙活村上和老百姓的事了。別人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己家的事再大也是小事。”
1990年的秋天,二十二組村民車顯明的媳婦侯淑梅患了子宮癌,急需手術,可又沒錢。就在車顯明兩口子一籌莫展的時候,毛豐美聽說了這件事,立刻趕到車顯明家,“別耽擱了,錢我來想辦法。”毛豐美說著拿出一沓錢給車顯明,然后深一腳淺一腳地回到了村上,從村辦企業里找輛車,把車顯明兩口子送到丹東的醫院。
侯淑梅順利地做完手術,病好出院后,毛豐美又讓人把車顯明招進了村辦企業上班,幫助他家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侯淑梅病好了,車顯明有了固定收入,日子漸漸地有所起色。快過年時,在媳婦的催促下,車顯明帶著禮物來答謝毛豐美。毛豐美一見,急眼了:“誰讓你拿東西來看我的?我幫助你是我這個村書記應該做的,根本不是想圖你點什么東西。你家里現在這么困難,我要是還刮扯你這點東西的話,別說我是共產黨員了,就連人都不夠格了。”毛豐美一邊說,一邊又從兜里掏出100元錢,塞給車顯明:“要過年了,拿去買點兒年貨,一家人好好過個年。”
每年進入農歷臘月,家家都有殺豬互相吃請的習慣。毛豐美從1980年當村干部以來,沒有參加過一家的吃請。他給自己立下了規矩:千萬別占老百姓的便宜。
毛豐美一生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老百姓身上,努力踐行自己在入黨和當選大梨樹大隊大隊長時立下的誓言。從1985年開始,村里每年以致富基金的形式,給農民無償發放農用物資,至今已累計投入1000多萬元;先后投入2億多元,建起了太陽能校舍、村級郵局、衛生院、圖書室等,實現了集中供水、供電、供熱,通上了小公汽。如今的大梨樹,宛如江南水鄉,村在景中,人在畫中,山水相依,空氣清新。大梨樹人都說,是毛書記領著俺們過上了讓城里人都羨慕的好日子。
清廉篇
好“管家”
“當干部,最關鍵的是要無私,心底無私天地才能寬廣。我常常告誡自己,當干部千萬手別長,嘴別饞,身別懶,像小蔥拌豆腐那樣清清白白。”
1985年5月,大梨樹村委會決定在鳳城鐵路車站附近的繁華地段建一座賓館,這在當時可是一個大工程,許多建筑公司都盯上了這個“香餑餑”,想方設法承攬這項工程。
一天,毛豐美的一個老同學私下找到他。這個老同學,現在在一個基建隊當隊長,上學的時候兩人在一個班級,是很要好的同學。那時毛豐美家比較困難,這個同學沒少幫襯他,對此,毛豐美一直心存感激,總想找個機會報答他。一見面,對方就開門見山,說:“哎,老同學,聽說你們村建賓館,就憑咱倆幾十年的關系,工程包給我,怎么樣?”“給你干?那不行,我說了不算。”“怎么不算?我早就知道了,你是村里的一把手。”“我是村里的一把手不假,可我身后是全村的老百姓,蓋樓的108萬元是他們的血汗錢。哪怕花一分,我都得掂量掂量。出一點差錯,就對不起他們。”“這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干,保質保量,蓋出鳳城一流的大樓,不給你丟臉。當然,我掙了錢,絕不虧待你。”說著塞給毛豐美一沓現金,說這是先給他提成的一萬元酬金。毛豐美當即回絕,說:“錢,我不能要,你把它收起來。你當年對我好,我都在心里記著。但公是公,私是私,不能攪和在一起。”那個同學見毛豐美斬釘截鐵的樣子,忿忿拂袖而去。后來,毛豐美率領村班子成員經過考察,最終確定了一家資質高、信譽好的施工單位,用最少的投入獲得了最大的效益。
毛豐美從1980年起就帶領村干部和群眾謀事創業。30多年來,先后親自主持創辦村企業,蓋高檔賓館,建遼東最大商場,開發萬畝果園,拓寬村前公路,建設仿古新村,打造景區新景……這些都是大項目,需要大量的資金周轉,少則百萬,多則千萬。照理說毛豐美有許多“發財”的機會,他稍微心眼兒一活動,“財源”會滾滾而來。可毛豐美卻沒有動過一次“歪心眼兒”。
他常說:“當干部,最關鍵的是要無私,心底無私天地才能寬廣。我常常告誡自己,當干部千萬手別長,嘴別饞,身別懶,像小蔥拌豆腐那樣清清白白。”
在毛豐美的帶動和影響下,村班子成員以他為榜樣,形成了一個風清氣正的堅強集體,都能嚴格要求自己,不搞拉拉扯扯,不互相吃請,不動用公款吃喝。
前些年,上項目,建工程,為了村里的發展,毛豐美認為該花的錢,多少錢也要花。但他認為不該花的錢,一個子兒也不能花。在這方面,毛豐美的“吝嗇”是出了名的。
20多年前,沈丹高速公路還沒有開通,從鳳城到沈陽開車需要五六個小時。毛豐美和村干部有時到省里辦事,經常是凌晨兩三點動身,為的是趕在人家8點上班時準時到達。他們上午辦完事,上車掉頭就往回趕。午飯經常在本溪境內的一個叫做祈家堡的小鎮吃。為啥?因為那地方吃飯便宜,一碗面條一元錢,這也是毛豐美多少年來的標準午餐。
得做出樣子
“咱家和別人家不一樣,我是干部,是人大代表,要做出樣子。”
毛豐美不但自己清正廉潔,還嚴格要求自己的親屬。他的父親、弟弟們很不理解,怪他不通人情,雖然是一家子人,不但得不到一點好處,還要比別的村民吃虧許多。
龍鳳賓館開業前沒有合適的廚師,村里決定派人到丹東學習烹飪技術。毛豐美的四弟毛豐義有點廚藝基礎,賓館經理也覺得他是個合適人選,把名單報到村里,村里其他幾個領導都同意了,可毛豐美就是不同意。四弟聞訊找上門來,“哥,我去學廚師你為什么橫著不讓去?”“因為你是我弟弟。”“是你弟弟怎么了?是你弟弟就應該一輩子在家撓地壟溝呀!”“老四,我安排自家人,別人怎么看我?我說話誰還聽?”“得得得,我權當沒有你這個哥。”毛豐義翻了臉,悻悻地走了。
1986年夏天,毛豐美的五弟毛豐年訂婚,父親打算好好操辦一下。毛豐美知道以后,來到父親家,說:“爸,咱們可不能帶這個頭,人家來不光是看你的面子,主要是沖著我這個書記來的,這對群眾影響不好。”他父親說:“這幾年我的錢也沒少往外拿,也該往回收一收了。”毛豐美說:“你實在要收禮,那我給你200元錢。”后來他真的給父親送去200元錢。
2009年毛豐美的母親病故。村里的老親故鄰、親朋好友聞訊都趕來吊唁,像往常一樣,按照當地的傳統習俗準備了禮金。可到了毛家以后卻不見寫禮賬的,因為毛豐美預先想到了這一點,在貼在父親家門旁的訃告中寫道“……向來為老母親吊唁的表示感謝,但絕不收禮金”。
2012年11月12日,毛豐美90歲的老父親去世。當天,毛豐美便召集兄弟們開會,商定安排老人后事等事宜。一切安排停當后,毛豐美特別強調在收受禮金方面,要像三年前老母親去世時一樣,在訃告中寫明不收禮金。但這回家里有人不同意了:“你是黨員干部、人大代表不收禮,我老百姓收點禮,還能犯法嗎?”
“咱家和別人家不一樣,我是干部,是人大代表,要做出樣子。”“我定的規矩,不能破壞。只要還認我這個大哥,就得照辦!”毛豐美說。
毛豐美積勞成疾,病情越來越重,在他病危彌留之際,鳳城市委領導看望他時,他沒有提任何要求,只說道:“我這輩子對得起黨,對得起大梨樹。我死后,要從簡,堅決不能大操大辦。村里都堅持幾十年的規矩,不能因為我而破壞了。”同時,他也反復叮囑兒女,在他去世后不要大操大辦,不要收禮金。
當時在場的人無不為他的這一舉動而感動,為他堅守清廉的一生而落淚。
毛豐美,一個忠誠于黨,清正廉潔的農村基層干部的榜樣,永遠鼓舞著人們奮勇前行。
使命篇農業稅的取消
成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毛豐美,知道自己是農民,代表的是農民的利益。
“贊成162票;反對0票;棄權1票。”
“通過!”2005年12月29日下午,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經表決決定:農業稅條例自2006年1月1日起廢止。
這意味著9億中國農民將依法徹底告別延續了2600多年的“皇糧國稅”──農業稅。
在這個影響中國農村改革歷史的重大決定背后,有一位普通人大代表整整呼吁了八年,這個人就是毛豐美。
中國為傳統的農業大國,農業稅收一直是國家統治的基礎,國庫收入主要來自農業稅收。從現代意義來看,農業稅一直被人們稱為“皇糧國稅”,繳納農業稅是種地農民履行的義務,這一點,從未有人質疑過。毛豐美當上全國人大代表后,開始思考農業稅的有關問題。
成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毛豐美,知道自己是農民,代表的是農民的利益,他把關注的目光放在了全國農民身上。
曾經有一位領導在人大座談時問毛豐美,你提的建議是你們村里的事兒嗎?毛豐美說,不是。領導接著問,是你們縣里的事兒嗎?毛豐美說,不是,我的建議是全國農民的事兒。領導贊許地點點頭說,好,你這個農民代表很稱職。
此后,毛豐美一邊忙著村里的工作,一邊準備人大議案。
一次,和一位來訪的村干部閑聊,那位村干部說,現在農村家里生活條件一般的,一年有幾個坎兒。毛豐美一聽,覺得有戲,忙問,幾個坎兒?你說說。那位村干部說,從春天開始,第一個坎兒是種地,種子化肥是一筆錢;第二個坎兒是孩子上學,學雜費勤工儉學費書本費是一筆錢;第三個坎兒是農業稅;第四個坎兒是過年,置辦年貨需要錢。
大梨樹經過近20年的發展,已經成了比較富裕的村,貧困人口少。外村干部說的情況,毛豐美大部分知道,但是毛豐美沒想到農業稅成了農民的負擔。
毛豐美帶著疑問開始調研,不久他就摸清了一些基本情況。1998年九屆人大一次會議,毛豐美拿著取消農業稅的建議上會。
這一提議,在中國的政治舞臺上無異于一枚炸彈,熟悉不熟悉農村情況的代表,都覺得這是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農業稅收了幾千年,你說取消就取消了?土地是國家的,農民種地憑什么不交錢?再說了,農業稅對于產糧區、對于工業欠發達地區,是財政的主要收入,取消了農業稅,國家財政和地方財政收入大幅縮減,對基層政權建設能產生什么樣的后果?對全國會有什么樣的影響?
毛豐美沒有動搖。
有反對的,就有支持的。毛豐美提出取消農業稅的建議在新聞上播出后,有很多有關方面的專家主動聯系毛豐美,為他提供了大量的農業稅的利弊分析。還有的專家特意給毛豐美打電話,介紹了全世界范圍內的農業發展。在發達國家,農民種地不僅不收錢,國家還有補貼,所以農民種地很有積極性,也確保了糧食安全。從全世界看,沒有幾個國家收農業稅。但是任何一項改革都需要時間,需要對問題的再認識。
專家的意見,更加堅定了毛豐美提出取消農業稅的決心。
有的村民關切地問,毛書記,國家需要稅收才能發展,你提出取消農業稅,不會給你惹什么麻煩吧?毛豐美笑了,沒事兒,國家發展這么好,農業稅才幾個錢?以前咱們國家困難,農業稅是大收入,現在國家這么富有,黨和國家這么重視“三農”問題,早晚要解決。實現現代化,不只是城市現代化,農村現代化也是大事。對于國家農業稅是小錢,對于農民來說就是大錢。
毛豐美很認真地問,取消農業稅,你高不高興?
村民笑了,那感情好,關鍵能實現嗎?
毛豐美堅定地說,能,只要你高興,只要農民高興,農民歡迎,黨和政府就一定會解決。
為了獲取更多支持,毛豐美反復做一些人大代表的工作,請其他代表簽名,但是有些代表拒絕了:“這不是扯呢嗎?農業稅收了幾千年,還能不納稅?”他們對取消自古就有的農業稅持懷疑態度,不肯簽名,達不到法定人數,毛豐美只好以個人建議上交大會。
雖然取消農業稅未能形成議案,但毛豐美既沒灰心,更沒放棄。此后的幾年里,毛豐美每年都會向全國人大提交相關建議,向主要負責部門反映情況、陳述利害。這之后他連續寫了5年取消農業稅的建議。
2005年12月29日,國家宣布從2006年起,全國取消農業稅。 
父與子
“一個人的價值,不在于他是干什么的,而在于他干了什么。”
毛豐美這個人熱情開朗、風趣隨和,有典型農民式的幽默。與他接觸的人,不但會為他的品格折服,同時也會為他的個性所吸引。即便是當全國人大代表在人民大會堂發言,毛豐美也經常妙語連珠,引出滿場贊許的笑聲。可另一方面,毛豐美又是一條鐵骨錚錚的漢子,從不認輸,從不服軟。這種性格讓他對越親近的人,嘴越冷,臉越黑,要求越嚴格。親戚朋友對毛豐美都是“七分敬三分怕”。子女的眼中,毛豐美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嚴父。特別是對兒子毛正新,毛豐美總是一派老式家長作風。用毛豐美老伴的話說:“沒有好臉,沒有軟話。”
雖然是村干部的兒子,毛正新從小也沒有一點“特殊”待遇。父親整天忙,很少過問他的學習成長。毛正新直到小學四年級還穿著打補丁的褲子,上了初中,本來可以進城讀書,卻被毛豐美送到了農村中學睡大通鋪,上大學之前,毛正新連皮鞋都沒穿過。果園清場子、家里清淘廁所這些苦活累活,從來都是毛正新在干,毛豐美從不搭把手。老毛有他的道理:小子要出息就要多磨礪。
但在毛正新的記憶里,印象最深刻的不是父親的嚴厲,而是嚴厲的父親和自己的三次談話。
第一次是勸兒子辭去公務員身份,回村里工作。毛正新1998年大學畢業后,成了村里人羨慕的公務員。隨后作為市委組織部掛號的后備干部,在農村掛職鍛煉,看到毛正新工作開展得有模有樣,毛豐美動了讓兒子扎根農村的念頭。
一次一家人正吃晚飯,悶頭吃飯的毛豐美突然說道:“正新啊,你回村里來工作吧。”話一出口,家里人都不吱聲了。“我不干。”半晌,毛正新才小聲答道。“我也不同意!”毛豐美老伴見兒子表了態,立即高聲反對,“你在農村待一輩子,我認命了,你別扯上兒子,我堅決不同意……”
老伴一頓吵吵,讓毛豐美沒再說下去。可毛正新知道,父親是不會死心的。果然,幾天后的一個深夜,毛正新沒回城,被父親堵個正著。毛豐美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好像專程在等兒子。那一次毛豐美說了很多語重心長的話,他說:“一個人的價值,不在于他是干什么的,而在于他干了什么。”又說,“你要在村里干,就不能給自己留后手,保留公務員身份容易,但那就冷了老百姓的心,老百姓心里最有數。”最后,毛豐美拉著毛正新的手說:“兒子啊,爸歲數大了,身體不行了,大梨樹更需要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回來吧。”
毛正新一直靜靜地聽父親說話,他從未想到父親會用這樣的話語相求。看著父親在燈光下花白的鬢發,蒼老的面龐,毛正新含淚點了點頭。
第二次是在毛豐美病重化療時。化療的痛苦讓人難以承受。毛正新知道,父親只是盡力不流露痛苦,怕親人擔心。一天深夜毛豐美疼醒了,睜眼看到毛正新在床邊陪護,就脫口說道:
“你怎么還在這,我不是讓你回去了嗎?你別因為陪我,把村里的工作耽誤了!”
毛正新看父親還是這副只要工作不要命的脾氣,就說:“爸,您就讓我多陪陪您吧。咱爺倆除了工作,什么時候在一起過!”一句話出口,毛正新差點落淚。
“我的話你不聽,那我不治了,你在這我肯定不治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回去。”毛豐美上來犟勁,一邊說一邊掙扎著爬起身,剛坐起來,兩行淚水早已涌出眼眶。“你這個小子啊,我不想讓你多陪我嗎,我不想嗎?村里那么多事等著辦,你在這干什么?”
“爸,你別說了,我走還不行嗎?”毛正新第一次看到父親流淚,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下來,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緊緊抱住父親瘦弱的身軀。那是兒子成年后爺倆的第一次擁抱,也是最后一次擁抱。
病情極度惡化后,毛豐美回到家中。他已經出現多次昏迷的癥狀,可他每次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大梨樹景區的規劃工作。一次毛豐美清醒過來,提出要去“干”字廣場和村史館看看。家人拗不過他,只好用輪椅推著他。去往“干”字廣場的路上,毛豐美一直在布置下一步的工作:新建景區停車場的位置、鮮花觀賞帶的種植、果樹的更新維護……他的思路還是那么清晰,工作要點抓得還是那么準確,可身邊的人一邊聽一邊偷偷抹眼淚。
第三次談話是在毛豐美去世前三天的晚上,他提出要去看看村里剛剛更換的太陽能路燈夠不夠亮。他那時坐輪椅都可能支撐不住了。毛正新不忍心把父親抬到街上去,就和姐姐努力攙扶著父親站到窗前。毛豐美在窗前站了一會兒,看到燈火綽約的村落,宛如靜美的江南水鄉。倏地,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反手握著兒子的手,吃力地說道:
“兒子,你怪不怪我,讓你回來?”
聽到兒子的回答后,毛豐美露出了笑容。
2014年9月26日凌晨3點40分,彌留之際的毛豐美,嘴角顫動,想要說什么。老伴把臉貼在他的耳邊,猜測了幾次,他都在搖頭。毛正新跪在床前,拉住父親的手說:“爸,放心吧,我會一直在大梨樹安心干下去!”聽到這話,毛豐美點點頭,慢慢合上了雙眼,時鐘停留在3點55分。
這是毛豐美最后的無聲的囑托。(本版圖文均由丹東市委組織部提供)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遼寧職業學院 地址:遼寧省鐵嶺市銀州區嶺東街一委 郵編:112099 E-mail:lnvcc@126.com
球王会|手机版下载